在与上诉庭和澳洲移民局沟通时,您有过很头疼的感觉吗?有时他们好像对简单明了的证据置之不理。在这种情况下,法律复审程序是存在的。当上诉庭明显“弄错了”时,可采取的补救办法是将案件提交到联邦巡回法院,并在必要时向联邦法院提起上诉,以纠正错误并将案件送交回到上诉庭重新审核。

最近的一个例子体现了司法审查程序的实用性和必要性。该案件是联邦法院法官科尔文在2019年6月14日的一项决定,这是一个涉及离岸配偶签证申请的案例。本案的担保人是出生在澳大利亚的越南裔女性。她于2014年在越南与一名男子结婚,但在2015年移民局拒绝了他的临时配偶签证申请。申请人已提交了若干法定声明(即:表格888)以支持签证申请。但上诉庭作出了拒绝申请的决定并给出以下说明:

“上诉庭认为,担保人的家人以及签证申请人的家人提供的宣誓声明都没有理由证明该关系的真实性。”

在联邦巡回法院一审判决中,法定声明确实说明了申请人认为该关系真实并持续的原因。但是,联邦巡回法院的主审法官认为,这一陈述“并非基于对法庭理由的公正解读,而且从法庭的”整体“理由中可以明显看出法庭明确提到法定声明和考虑到关系的真实性问题,并将这些因素考虑在内。从而得出的结论是法定声明没有说明为什么申请人认为申请人与其担保人之间的关系是真实的。

案件随后向联邦法院提出上诉(在其判决中复制了法定声明的全文),显然,与联邦巡回法院的结论相反,其认为法定声明确实包含了这些理由。例如,担保人的母亲宣誓,她认为该关系是真实的,因为申请人和担保人经常互相打电话; 自己的女儿和她讨论过与申请人生孩子的问题; 女儿在越南时与申请人住在一起; 他们多年来一直坚持申请离岸配偶签证。这些都反映了这种关系的真实性。

科尔文大法官的结论是,法庭审理案件犯了管辖权错误,理由是申请人的家属和担保人所给出的法定声明没有任何支持他们认为这种关系是真实的理由,事实上,他们的法定声明已给出了理由。

该案件需注意的重点是,出庭的移民代理人或律师必须警惕法庭明显误读或忽视证据的情况。更加表明了,寻求司法审查不仅仅是一项工作,还可以为申请人带来积极的结果。寻求司法审查要比抱怨上诉庭没有正确评估案件要有效得多。